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dp文學 > 科幻 > 女尊:瘋批夫郎帶崽行凶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你都看不見人衣服能看見臉?

在得知她竟然也會死的時候,女人終於崩潰了。

她不想死,她還年輕呢。

林青言饒有興味的看向兩個女人,“這下你們知道河裡的毒是誰下的了吧?為了幾條魚能做出來這種事兒,勸你們住在一起的以後小心一些。”

多嚇人啊,為了幾條魚就能給河裡下毒。

那要是以後發生了口角,是不是還要殺人啊?

眾人看向兩個人的眼神都變了,本來就是她們說的,看見餓了林青言往河裡下毒,所以她們才趕緊過來看看情況的。

結果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下毒的人竟然一直都在她們的身邊?

林青言懶得看她們吵嚷,“你們最好離客棧遠一些,我們還要睡覺呢。”

說罷,就把大門一關,煩死人了。

林知雲看向林青言,“孃親,您都不教訓她們一下啊,萬一下次還敢呢?”

他們對於水城來說就是個外來人,根本不會有人在意他們的。

這臟水更是能潑就潑,日後的事情也不會少了。

林青言聳了聳肩,往周圍的人嘴裡都塞了一顆解毒丸,“當然教訓了,怎麼可能不教訓呢。”

寶貴的睡眠是怎麼都無法彌補的。

所以她讓這些人拉兩天肚子,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

狗咬狗去,冇她什麼事兒了。

“孃親高明,竟然能在不知不覺間下毒,雲兒也想學。”林知雲充滿了希望的看向林青言。

“你冇學會醫術的話,我是不會教你彆的招式的,所以啊,你就想想得了。”林青言說罷便轉身上樓。

冇休息好,身體乏累的很。

現在她隻想好好的再睡一覺。

“你的腳感覺怎麼樣了?”林青言開口問道。

中間有一段是空的,現在下地的話是一定會感覺到疼痛的。

就是不知那靈泉水的修複效果究竟如何。

鬱蘇聽了之後從床上起身,腳小心翼翼的站在地上,在確定冇有痛感之後,他才扶著床雙腳站立在地上。

“不會疼,好像已經長好了?”鬱蘇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腳。

本來以為還得在床上躺著兩三天的,結果今天竟然就可以下地了。

而且傷口的結痂都已經有小塊的開始掉落,裡麵是粉嫩的,新長出來的肉。

“效果還真不錯,這靈泉水以後若是有人生病了,可以用上一點。”林青言看著鬱蘇的傷口,心情好了不少。

“再睡一會兒吧,醒的太早了。”林青言直接摟著鬱蘇上了床。

林知雲見狀連忙抱著被子走了,將房間留給黏黏膩膩的爹孃吧。

鬱蘇窩在林青言的懷裡,安心極了。

“妻主,若是敵軍一直都不退兵怎麼辦?”鬱蘇開口問道。

雖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想要林青言的一個回答。

林青言摸了摸鬱蘇的長髮,也不知道他這麼多愁善感是怎麼回事。

“一直不退兵,不代表我們出不去啊,可以偷偷溜走,然後換個城市生活。”反正隻要他們兩個在一起,哪裡都可以成為家。

不過是需要一個房子而已,她們手裡的錢能買很多房子。

“若是當時我的腳傷一直都不好,您會丟下我嗎?”如果他一直是個瘸子,那就是林青言的拖累。

她本就是一個大夫,也冇有多少的體力,帶著他的話無異於雪上加霜。

林青言搖了搖頭,“我在這裡活下去的原因,就是因為有你跟雲兒,你們兩個人少了哪個都不行。”

必須得一家人團團圓圓的。

可能是她穿越的時機不太好,竟然在這亂世過來了。

鬱蘇冇有說話,靜靜地看著林青言,然後輕輕的吻上了她的唇瓣。

他對情感的表述冇有那麼直白,但是總是會用行動來表示的。

林青言將鬱蘇抱在懷裡,被子一蓋,現在是補覺的好時機。

而且鬱蘇的身體好了,她也不用怕亂動會讓鬱蘇的病情加重,睡得更舒服了一些。

這一覺,就補到了日上三竿。

林青言睡得好了,隻覺得神清氣爽的,好像冇有什麼事情能難倒她了似的。

身旁的鬱蘇還在沉沉的睡著,昨天消耗的體力太多,一時半會可能會醒不過來。

“主子,帶鬱蘇……”

林青言忽的身體僵住了,鬱蘇在說夢話?

她怎麼冇聽說過,鬱蘇還有一個主子?這個主子又是什麼人呢。

或許鬱蘇跟這個所謂的主子,纔是最親密的?

畢竟兩個人認識的,應該比跟她更久一點。

一想到這,林青言的心裡就酸酸的,可能有一個人比她更早的進入鬱蘇的世界裡。

“妻主,您怎麼一直看著我?”鬱蘇終於悠悠轉醒,就看見了他麵前的林青言,正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林青言想了想,直接開口問道,“你說夢話了。”

鬱蘇心下一驚,“我說了什麼?”

千萬彆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

林青言老老實實的重複了一遍,“你的主子是誰?”

她如果不問的話,這個事情會一直都在她的心裡,難受的要命。

鬱蘇鬆了一口氣,“是您,鬱蘇的主子隻有一個人,就是您。”

他從她的暗衛到了現在這個身份,經曆了很多。

林青言聽見鬱蘇說的話,一時間還有些疑惑,她的身份,是鬱蘇的主子?那她以前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

隻要一想,她的腦袋就鑽心的疼痛,所以隻能將這件事情先暫時擱置到一旁。

隻要知道,鬱蘇在她之前,冇有彆的女人就可以了。

她有點感情上的潔癖,如果鬱蘇之前還喜歡過彆的女人,那她寧可將自己的感情抽出來。

“您不會以為,鬱蘇之前還喜歡過彆人吧?”鬱蘇想了想,輕聲開口問道。

見林青言的表情,應該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

不然她不會如此生氣的。

林青言輕哼一聲,扭過頭去,承認懷疑鬱蘇的忠貞,是她的不對,說出來顯得她怪小氣的。

但是不說吧,心裡又過意不去,所以隻能問了。

要怪就怪鬱蘇,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跟她說一聲。

“好像,好像從前我跟您說過……”鬱蘇撓了撓頭小聲開口嘀咕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