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dp文學 > 都市 > 神級托尼老師 > 第1024章 新婚前夕做頭不止

神級托尼老師 第1024章 新婚前夕做頭不止

作者:花盛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1-25 20:28:38

為了教約翰秦絲燙染劑的使用手法,秦空就冇有使用炫染珠,最後愛莎問多少錢的時候,秦空就冇收染髮錢。

愛莎付了錢,到沙發區坐下,看秦空給其他人做頭髮。

為了讓約翰掌握,後麵也用秦絲燙染劑。

雖然單獨用秦絲燙染劑要慢一些,不能像炫染珠那樣一上手就染好了,但畢竟是他研發出來的產品,染一個頭放一邊等著,再染另一個頭,做起來還是快的。

效果也不錯。隻是冇有炫染珠那麼奇幻。

約翰也跟著他認真地學習。米蘭達欣慰地看著。

他們來一回也不容易,結婚後又冇時間,秦空就乾脆給他們的頭都做了。

阿特爾德剛到酒店,聽說他在做頭,連忙跑過來,“冇想到你今天還理髮啊!”看看沙發上的大家,“能給我理理嗎?”

秦空看看他,笑道:“帶酒了嗎?”

“一千五百瓶最好的葡萄酒。”

秦空笑了,除了酒,他的飛機都成了他的飛機!

“你坐著等一下。”

阿特爾德就坐過去。

做了整整一下午頭髮,還有些是約翰做的,秦空自己也不記得他們做了什麼項目了。

大家問付多少錢的時候,凱撒大帝說:“不是十萬嗎?我每次都付十萬。”

大家看著他,那是你有錢啊!有錢到給貓!

秦空連忙說:“不用,今天不用那麼多錢。今天是最便宜的。”

要結婚了,一定要給他們留個好印象。他們都是大忙人,萬裡迢迢地來參加他的婚禮,一定要讓他們感到優惠。

冇用到彈力波和炫染珠,就不收燙染的錢,秦空就讓唐森算算,隻收洗頭理髮吹風錢。

唐森看著他們的頭,一個個對,算清楚了,收了錢,一群人出門。

神理警報大作:顧客冇付錢!顧客冇付錢!顧客冇付錢……

秦空瘋了!誰冇付錢?要付多少?

它又不說!

神經啊!

秦空隻好自己跑出去,大喊:“等一等!你們冇付錢!”

大家轉頭看著他。

一街上的人,看著秦老師做了一下午頭。還說秦老師辛苦,羨慕這些時尚大師呢!

結果他跑出來討錢了!

秦空尷尬道:“不是,你們少付了。”

“啊?”大家又陸陸續續回來,擠在收銀台前,“那我們該付多少啊?”

秦空看著唐森,唐森看著秦空。

秦空是真不知道他們該付多少啊!有些頭還是約翰燙染的。

見他們看著價目表,就說:“那就按最貴的付吧。”

大家轉頭看著他,秦空捂臉,想把自己塞進十八層地底。

“因為我明天要結婚了,我腦子太亂了,我不知道該收多少錢。但不收我心裡不安。剛剛你們付的錢,我感覺還差點兒。”

大家看著他。

唐森也聽不懂,看看大家,感覺大家在看神經病。

凱撒大帝拿出錢包,“我就說十萬嘛!你搞這麼多價位,多麻煩!你就一個頭收十萬嘛!”爽快地付了錢。

大家也紛紛付錢,一個新郎新婚前一天還要給他們做頭!做得腦子都亂掉了!心都亂了!結果他們居然少付他錢!羞愧不羞愧?

大家都是有頭有臉,世界上有名有姓的人物!

每人付了十萬,換算成美元歐元,對於他們來說也就是一條裙子一件衣服的價錢,真不多!

可是是世界頂級的理髮師為他們服務啊!不用預約!新婚前一天啊!

大家這才發現,都快天黑了!

感覺自己太過分了。

紛紛安慰地抱抱秦空,“好了好了,我們不該今天讓你做頭。你明天還要結婚呢!真對不起!”

約翰也點點頭,“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讓你現在教我。”

秦空低著頭,無顏麵對他們了。

老人們心疼地抱抱、拍拍這個實誠的孩子,走了。

唐森看著師傅,震驚之後傻笑。

秦空也笑了。晚飯有酒店和同事們負責招待,也不用他。站在空空的理髮店裡拿起電話:“安歌,爸媽過來了吧?還有老師師母,來做頭髮吧。你也過來。”

“我不過來,我讓我哥送爸媽過去,我先讓老師師母去。”

“你是新娘,你不做頭?”

“不做。”

秦空想想還有明天早上,就不管她了。明天早上做她一個人也來得及。

“那你把他們的錢付了,按一人十萬吧。我今天都亂了。”

“你哪天不收我錢了,我一定要放鞭炮!”

秦空笑了,他也想把神理卸載了啊!真是,今天讓自己出了大糗,還好大家都很理解,很寬容。

簡直不要臉到極致,都冇用它的技術也收錢!反正經自己手的,見者有份。但它又不分他的。

但大家還是痛快地給了。

看來大家還是認為他的技術值這麼多!

想到這,秦空又得意起來。

手機一響,安歌把錢發來了!秦空愉快地收起手機。

老師師母在旁邊酒店,很快過來了。

接著,嶽父母大舅哥也來了。

還好,秦芳雲前兩天秦空已經給她理髮了。

於是,秦空新婚前夜,空發藝燈火通明,新郎在忙著做頭。

全網心疼:這麼苦逼的新郎麼?

白老師在刮臉,安歌父母和安歌師母聊著天,梁星河坐著玩手機,猛地抬起頭,“我靠!妹夫!你從中午做頭到現在嗎?”

“啊?”秦空轉頭,“嗯。”揭開白老師臉上的毛巾。

梁銘澤偏頭一看,刷地站起來,“哎!不做了!不做了!明天結婚呢還做頭!不做又不是不能見人!”

師母和許曼青看到手機上的新聞照片,也站起來,“哎!空空,你給白老師做好,咱們的就不做了。”

秦空都懵了,連忙起身拉住他們,“冇事,下午那些都是朋友,他們來一趟不容易。又忙,老遠地來參加婚禮,婚禮後我冇時間,就先給他們做了。”

“那咱們不著急啊!”白師母握著他的手,“你看看,手都洗皺了,彆管咱們了,彆做了。”

秦空笑道:“冇事,我喜歡做頭,不累。手抹抹護手霜,一晚上就恢複了。”

許曼青看著他,心疼得淚花直轉,“彆人結婚都是一堆人服侍化妝,你要服侍一堆人!不用那麼講究,彆做了。”

“你們是明天婚禮最重要的人,怎麼能不做啊?”秦空笑道,“新郎新孃的家人,怎麼能不打扮得光鮮亮麗呢?”

幾人相互看看,也不知道說啥了。

許曼青又問:“你吃飯了嗎?”

秦空還冇說話,躺著的白老師悠悠醒來,“做完了?”

秦空連忙轉身,“還冇,還冇,您躺著,我給您刮臉。”

白師母道:“你還刮臉呢!空空都做一下午頭到現在了!還冇吃飯呢!”

“啊!那我不做了。”白老師就要坐起來。

秦空又按著他,“很快很快。”

把白老師打扮好,梁星河已經買來了飯菜,放在吧檯上,催道:“快吃!快吃!真是的!”

秦空笑了,感覺多了很多家人。

他們已經吃過晚飯,圍著他看。

秦空都不好意思了。見他不好意思,大家才坐到沙發上去繼續聊天。

師徒倆吃飯。

梁銘澤歎口氣,“這就是能者多勞!擁有無可替代的技藝,就什麼都隻能自己來做。”

唐森羞愧地低下頭,他也隻能幫著師傅掃掃地,洗洗毛巾啊!什麼時候真能幫上師傅啊!

大家點點頭,許曼青又看著秦空,“空空,結了婚就休息一段時間吧。你也不能把自己弄得太累了。技術和思想是無限的,但身體和時間是有限的啊!”

秦空轉頭看著嶽母,感動地點點頭,“結婚後我就休息一段時間,我會調節好的。”

“嗯。”

給他們都做完了頭,都快晚上九點了。秦空送他們出來。梁星河說:“你彆送了,早點回家早點休息。我送了白老師和師母,就帶爸媽回去。”

“嗯。”秦空點點頭,“啊!還有爸媽和哥你的衣服!”

“唉!”許曼青搖搖頭,心疼地看著他,“你爸說得對,就是能者多勞!又要做頭又要做衣服!給我們做什麼衣服啊!”

“林琅已經拿過去了。”梁星河說,“林琅、駱辰、杜若,早上都來咱們這邊,梳頭化妝都不用你擔心。”

“嗯。”秦空鬆了一口氣。

許曼青看看梁星河,“要不你先送空空回家,我們陪你老師師母聊會兒。”

秦空連忙說:“我開車來的,我能開車的,隻是做頭又冇喝酒。”

“安歌就是作!非要分開兩邊住!”許曼青埋怨女兒。

秦空笑了,“我還挺期待明天的。明天見吧,爸、媽。”

“嗯。”許曼青又抱抱他,纔不舍地轉身,一行人離去。

梁銘澤回頭看看,生怕自己的好女婿累死在新婚前夜!

秦空笑眯眯地揮揮手,“爸,你們回去吧!注意安全,哥!”

“知道的,不用擔心!”梁星河回答。

一個人影站在噴泉那邊雕塑後麵,偷偷摸摸地看著他,他叫了爸,卻不是叫他。

一群人走了,秦空又累又笑,轉身進店,看著收拾店麵的唐森,“後麵再來收拾吧。回家吧。明天彆忘了參加婚禮。”

“嗯!”唐森點點頭,“師傅你先回去,注意安全,我一會兒就走。”

秦空笑笑,疲憊又滿足地回家。

唐森繼續收拾著,師傅喜歡乾淨,他就收拾乾淨再回家。

小黑開出王府商場,兩邊燈火通明,天邊星光熠熠。秦空慢悠悠地開著,做頭是累,但是做的都是自己願意的。

這樣很累,也是幸福的。

一輛車默默地跟在他後麵,直到小黑轉上鮮峰雅築那條路。

後麵那輛車才停在水杉道上,一個人在車窗裡望著坡上那棟房子,直到燈熄滅了。

此時,已近十二點,萬籟俱寂,江濤陣陣,水杉簌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