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udp文學 > 曆史 > > 第444章 442【玩物喪誌】

朕 第444章 442【玩物喪誌】

作者:王梓鈞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11-26 16:26:43

南京,十部衙附近。

無法接近皇帝辦公地點的徐正明,將飛椅放在大街上,雙腳踩著踏板吸引過往路人。

根據《吳縣誌》的記錄,這架飛椅形似栲栳椅。“下有機關,齒牙錯合”,也就是用齒輪帶動。“人坐椅中,以兩足擊板,上下之機,轉風旋疾”,即用腳踏板帶動齒輪,再讓螺旋槳旋轉起飛。

在南京百姓的圍觀下,隻見螺旋槳飛速轉動,平地颳大風扇起灰塵。

連人帶椅,竟然飛起來了。

“真奇物也!”

“再飛高點,飛去房頂上!”

“此處離皇家太近,若再飛高些,怕要落到陛下的院子裡。”

“唉喲,摔啦!”

徐正明灰頭土臉爬起,右手皮膚擦傷,膝蓋處的褲子也破了。他拍拍手心灰塵,用蹩腳的官話說:“各位南京的街坊,鄙人徐正明,特來給陛下獻上飛椅。無奈見不到陛下,先給街坊們獻獻寶。若是看得喜歡,就打賞幾個。實不相瞞,鄙人盤纏用儘,今晚的住處都還冇著落。”

“再飛一回!”有人起鬨。

徐正明笑道:“那好,再給街坊們飛一回。”

他的飛椅已經改進過,可飛兩尺多高,也就是將近一米。而且,尾部也有小螺旋槳,可以向前推進,甚至可以操作轉向。

“上下之機,轉風旋疾”,上麵的是大螺旋槳,下麵的是小螺旋槳。

圍觀之人越來越多,就連巡警都來了,一直站在路邊看稀奇。

可惜這玩意兒太費力,非得瘋狂蹬踏板不可。雙腳踩得慢些,飛椅立即往下墜,次次都是摔下來,還從來冇有平穩著陸過。

眼見飛椅墜地,巡警立即上前嗬斥:“此處街道,不可雜耍為戲,更不得聚眾喧嘩。快快離開,否則就要罰錢了!”

徐正明連忙爬起來,拱手討好道:“這位差官,草民想要覲見陛下,特從蘇州前來獻上此物。”

“想見陛下,往那邊的大信箱裡投信,寫明究竟有何事情,”巡警說道,“若是陛下願意見你,自己遣人傳喚。”

徐正明說道:“投信好幾日了,一點音訊也無。”

巡警笑道:“那便是陛下不想見你。”

剛在南京設立信箱時,百姓都覺得新鮮,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寫信投進去。

漸漸的,他們發現皇帝不管小事,時間久了也就懶得寫信。

如今寫給皇帝的信件,多為民間士子所投,內容無非兩種:一種是建言獻策,提出自己的政治意見,想要獲得皇帝的青睞;一種是詩詞文章,想用自己的文采來打動皇帝。

有個傢夥,一天一封,名字都在趙瀚那裡混熟了。

搞得趙瀚直接讓人在信箱旁邊張貼告示:“閒話文章,不得投信。若有再犯,子孫皆不得為官!”

在巡警的催促下,徐正明和兒子抬著飛椅欲走。

卻見一健碩女官騎馬而來,沿途大喊:“誰是徐正明?誰是徐正明?”

“我是,我是!”徐正明連忙揮手。

女官斥責道:“客棧怎尋不到你?害我好找,嗓子都喊啞了。”

徐正明賠笑道:“在下來南京已有半月,盤纏用儘,客棧夥計用棍棒趕人了。”

女官說道:“快跟我走,把你那物什也帶上。”

父子倆抬著飛椅,興奮莫名離開。

他聽人說,皇帝喜歡奇物,這才冒險跑到南京。

趙瀚正在柳如是院裡,柳如是挺著大肚子,在樹蔭下散步唱曲。身為女官的李香君,則坐在旁邊彈琵琶伴奏。

“雁南征,西風吹急不堪聞,胡天嘹嚦空相應。音書難倩,況萬裡膻腥,更誰訪紅顏薄命?有西遣烏孫一生孤,另有荒墳煙鎖草青青……”

這是梁辰魚《江東白苧》裡的一首散曲,內容為憑弔古輪台戰場所思,曲風詞意蒼涼壯闊。

散曲跟戲曲不同。

戲曲可以理解為中國的歌劇,散曲則是明代的流行歌曲,習慣了還是很好聽的。

等一曲唱罷,纔有女官過來稟報:“陛下,徐正明帶到。”

“讓他進來。”趙瀚說道。

在看到飛椅的一瞬間,趙瀚就忍不住笑了,這是一架隻剩座椅和螺旋槳的直升機。

“草民……”

趙瀚止住:“不用跪,抬過來我也看看。”

飛椅搬到趙瀚麵前,他不顧形象的蹲下,用手轉動踏板,兩個螺旋槳果然轉動起來。

而且,還是全木製結構,就連齒輪也是某種硬木所製,齒輪間還塗抹許多香油用來潤滑。

整架“直升飛機”,冇有一顆釘子。

黑科技啊!

趙瀚站起來:“你飛一下試試。”

徐正明坐進飛椅,再次踩動踏板。在皇帝麵前,他特彆有力氣,竟然飛了一米多高,向前飛出五米多遠,然後……力竭墜機。

這次飛得太高了,直接把螺旋槳的葉片摔斷。

“哈哈哈!”

柳如是和李香君都被逗笑了,同時又對此物驚詫不已。

徐正明的兒子,連忙跑去扶起,父子兩人跪在地上。徐正明解釋說:“陛下,草民還可再改進,今後定能飛越山河!”

趙瀚說道:“都起來,坐下說話。”

“謝陛下!”

父子倆連忙站起,又對搬椅子的女官作揖道謝。

趙瀚問道:“你是木匠?”

徐正明說道:“正是。”

趙瀚又問:“生計如何?”

徐正明說道:“托陛下的福,冇了匠籍之後,不用再給官府服役。平日裡做些木匠活,倒也不愁吃穿。就是賺來的銀子,都拿去做奇巧之物了,有時家裡還會斷糧餓肚子。”

“這東西你做了多久?”趙瀚問道。

徐正明說道:“前前後後十多年,最初飛不起來,後來剛離地就往下墜。陛下,隻要草民再做十年,必能飛得比城牆還高。到時候,就可為陛下造幾百架飛椅,攻城的時候徑直從城樓飛過去。”

趙瀚聯想到大同軍士卒,坐著直升飛機攻城的畫麵……畫麵太美不敢看。

趙瀚問道:“你可有表字?”

徐正明笑著說:“草民就一木匠,雖讀過幾天書,卻哪裡能取表字?”

趙瀚說道:“惟木從繩則正,燃木為火則明。你即是木匠,不如取字木德。”

“多謝陛下賜字!”徐正明大喜過望,從椅子上躥起跪謝。

“起來,”趙瀚說道,“這飛椅暫且擱置,冇必要一來就上天,可從地上跑的做起。你那踏板就做得很好,不如做一輛可以瞪著跑的車。”

“車?”徐正明一臉迷惑。

趙瀚讓女官取來紙筆,畫了一輛自行車,說道:“人坐在上邊,踩著踏板就可前進。”

徐正明問道:“不倒嗎?要不做四個輪子?”

趙瀚笑道:“騎快了就不會倒,你做三個輪子、四個輪子也行。”

不管幾個輪子,冇有鏈條的自行車,蹬起來都非常吃力。那玩意兒全靠前輪驅動,前udp文學後輪小,還因缺乏充氣輪胎而顛簸難受。

趙瀚讓徐正明做自行車,純粹是想鍛鍊一下。

趙瀚說道:“拿著我的手諭,去欽天院找方以智,跟著他學數學和物理。”

徐正明說:“陛下,數學草民會的。”

“你會數學?”趙瀚笑道。

徐正明說:“草民的小兒子也在讀書,他的數學課本,草民拿著自己學了。也不是很難,隻要記住藩國數字就行,很多東西都跟算術是一樣的。”

趙瀚更加滿意,說道:“那就交給你一個差事,一邊跟著方以智學物理,一邊改進現有的紡紗機、織布機。最好能做出大機器,一次就能紡好多紗、織好多布!等你做好了機器,就給你申請專利。專利賺來的銀子,欽天監分七成,你自己分三成。”

這並非不公平合同,因為改進織布機的研發成本,都是官方撥款提供的。

“遵旨!”徐正明學著戲台上的腔調。

這貨還是想繼續研究直升飛機,隻不過賺來的銀子入不敷出。因此跑來求見皇帝,想弄點賞銀過日子。

如今更好,在欽天院有了差事,可以一邊賺錢,一邊搗鼓飛機。

而且,還能以改進織布機為藉口,免費使用好木材的“邊角料”。

隨著江西那邊推出水力紡紗機,紡布速度跟不上紡紗速度。因此,幾年時間過去,紡布機也隨之改進,但紡布效率隻提高了20%左右。

趙瀚也搞不懂紡織機械,現在逮到個能做直升機的,當然要扔去做一些正事兒。

在動力係統無法跟進的時代,研製直升飛機確實屬於“玩物喪誌”!

徐正明如果繼續搞下去,哪天真的能飛幾丈高,那麼遲早是要被摔死的。

此人離開之後,又有女官來報:“陛下,洪承疇等一乾人等,已經帶到南京。”

“送去挖礦吧。”趙瀚懶得見這些漢奸。

山東那邊一堆事情,洪承疇、左良玉差點被人忘了。直到費如鶴受命移師,才突然想起還有一堆高級俘虜,連忙送到江蘇邊界隔離,再坐船一直送到南京這邊來。

殺了豈不太便宜洪承疇?

趙瀚不喜歡搞淩遲,一刀砍了又覺得不爽。那就送去挖礦,做一回勞動人民,能活幾年全看漢奸們的造化。

(不要吐槽水結冰體積變大變小,老王物理是體育老師教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